這首是我在CP03 賣的音樂。
有很多人喜歡,我也是。

但名字好像一直沒有解釋過。
我聽完之後是覺得它很適合在沒有負擔的情況下聽的,比如說在酒吧。但編排上又實在很完整,作為BGM可能不夠低調。

在永夜抄中的故事最重要有一點:若未能在寅時(凌晨5點,或「拂曉」/「夜明け」)之前完成打敗最終頭目,將會進入失敗結局。

所以無論如何,我都希望在曲名中保留一個夜字。而且,短夜這個日文詞組無論在意思上,還是在我認為的這首曲的景色上,都很合適。

歌曲的景色是:在一個短夜中下著連綿小雨,於是走到酒吧裡,一個人獨自喝點小whisky,聽著酒吧裡播放的這點音樂,渡過了一個短短的夜晚。

而連雨獨飲四個字,除了解釋景色,也實際上是出自陶潛手上的那古詩。

運生會歸盡,終古謂之然。
世間有松喬,於今定何間。
故老贈余酒,乃言飲得仙。
試酌百情遠,重觴忽忘天。
天豈去此哉,任真無所先。
雲鶴有奇翼,八表須臾還。
自我抱茲獨,僶俛四十年。
形骸久已化,心在復何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