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19728465/answer/63865048

其次,Flash开发生态为HTML5标准的进化带来了大量有借鉴价值的范本模型。Adobe通过Flash Professional工具开放了JSFL扩展;支持了JQuery Mobile和WebGL的输出,甚至于矢量绘图的动画都支持CreateJS的导出;Adobe将全球最流行的骨骼动画项目之一DragonBones转给了Egret继续原生和HTML5版本的开发工作;Flex项目的主程成为了Google AngularJS的作者;曾经流行的Flash游戏框架Flixel的作者后来又参与创作了HTML5游戏框架Phaser;被Adobe捐助给Mozilla组织的AVM2虚拟机的源码间接驱动了IonMonkey,SpiderMonkey项目中GC的更新换代和Flash转换HTML5项目Shumway的流行;Adobe的ActionScript3.0的语法方式被Egret Engine团队在HTML5的引擎产品设计上所借鉴;Stage3D项目后续促成了Away3D和Minko等原Flash3D项目完美转型HTML5技术领域。还有很多HTML5相关的视频和音频项目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中大量的融合了Flash相关的媒体库来提供更多的功能支持,当今大量的HTML5 Video Player都是从原来的Flash领域变换而来。这一切都是Flash技术带给当今HTML5领域的财富。现实是很多人并未看到这些,看到的是当Apple宣布iOS不支持Flash技术开始,有些所谓的“专家”和“专业媒体”将Flash营造成HTML5的头号死敌的话题博取业界的更多眼球,其实他们并不关心Flash和HTML5为Web领域真正带来了什么,也不关心谁赢谁输,他们唯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知名度和访问量。